在线工具人,年轻人最后的副业

2022-01-23 14:46 创事记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欢迎关注“新浪科技”的微信订阅号:techsina 

文/毕安娣

来源: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

搞钱,人人都想搞钱。打工人在主业之外,学生用课余时间,做一份副业增加收入,手里有钱,心里安全。但有一个问题是,该做点什么副业呢?有一技之长的人不愁没活干,但没有一技之长、只有用户时长的年轻人该怎么办?

好在年轻人最不缺的就是创意,“万事屋”应运而生。

在诸多一手二手电商平台,都可以搜索到这门小生意。经营者会挂出一个个商品链接,自称“工具人”、“万事屋”,定位很简单:就是一个在线帮忙的。大忙帮不上、小忙您说话,只要能做到,尽量都满足。标价在2元左右,视任务情况也会进行议价。任务千奇百怪:代骂人、代提醒小三、代做网课作业、代还网贷……

当然,一般情况下,“砍一刀”、新App注册、情色相关,万事屋不接单。

帮的是小忙,赚的也是小钱,一个月几百元的收入。也因此万事屋的经营者大多是在校大学生,而且据字母榜了解,以女性居多。即便这样,竞争也逐渐激烈起来。已经做了三个月万事屋的倪歆然告诉字母榜,起初她标价5元,有很多人来找她,后来万事屋越来越多,大家的标价也慢慢都降到了2元左右。

帮小忙赚小钱,却不代表毫不费力。奇葩的顾客、难为人的任务、被坑的风险……做万事屋,对于年轻人来说,像极了一场实验,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是惊喜还是惊吓。

此外,顾客的需求千奇百怪,若不多加小心,可能还会有法律风险。北京市正见永申律师事务所丹平原律师,执业已经超过20年,他告诉字母榜,年轻人做“万事屋”,如果遇到代办事的需求,要格外小心,如果这事儿你自己觉得“怪怪的”,那宁可不做:“皮裤套棉裤,必定有缘故。”

丹平原提醒道,委托人委托受托人办事,委托事项不能违法,而有些委托事项比较明显地触犯法律,如代骂人,比较好判断;另外还有一些委托事项虽然表面不违法,但深层次的违法也要多留意,“刑事法律最后是要穿透的,表面合法,实质严重违法,仍可能被追责。”你也许只是将自己的微信号借给别人用用,但如果对方用来做网络诈骗,你也会有麻烦。

字母榜和四位做万事屋的年轻人聊了聊,以下是他们的口述实录。

王霖,大四在读,南宁,电子商务专业

接到骂小三的单子,我去百度“怎么骂人比较凶”

说实话这个专业,我只能算学了个皮毛,我本身也没有什么特长。以前我的副业是给搜题App做题,一道题就几毛钱,还挺费劲的。现在的万事屋一个月能赚五六百块吧,我还挺满意的,就是总是会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情。

上次有人下单,直接拍了10块,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,说对方是小三,要我帮骂人。

我这个人平时不怎么骂人的……所以我就去百度搜索“怎么骂人比较凶”,搜索结果看起来都好弱智。我挑了一句,好紧张地准备了几分钟,打过去,喂了半天对方才答应,居然是个男孩子的声音!

我刚准备把准备好的台词说出来,对方把电话挂了。我如释重负,反正顾客说那就算了,十块钱我也赚到了,还不用骂人,挺好。

还有一次,有个女孩要我帮忙拍一段视频,是她上网课的作业。大学体育课,拳击。我本来有点犹豫,结果她说50块钱,只需要拍个几秒钟的视频,我毫不犹豫就接单了。

虽说不用露脸,但是身型得差不多,那个小姐姐嘱咐我“穿胖点儿”。我往裤子里塞了睡裤,在卫衣里穿了个外套,问她:“怎么样,够胖了吗?”穿成那样打拳还录视频,如果我在宿舍我就不接这单了,那天我在我发小儿家里,她倒是嘴下没留情……

来找我最多的还是电商平台助力或者下载APP什么的,让我“搞颜色”的也有不少。不过那些让我下“颜色”APP的人倒还都挺有礼貌,我说不下,对方就说“哦不好意思打搅了”,这我也是没有想到。

这个副业我还会继续做下去的!我会多向同行学习,分出来一些专门的商品链接比如颜值打分啊、分手开导啊之类的,代骂人的……先暂时不分出来了,有人下单代骂人的话,我下次会先问问需要我骂到什么程度。

倪歆然,大三在读,常德,行政管理

被叫到NFT社区里互动

我都不知道什么是NFT,有个人找到我下单,说他想获得一个NFT的竞拍资格,需要在社区里互动。

他比较直爽,先给我结了200元,给我的要求是两天互动5000句,不能被识别为机器人。我进社区之后都不知道要说什么,我完全不懂啊!查了下很震惊,一个NFT原来那么值钱,甚至能有几十万。

我在社区里互动,他就监督我,我发表情,他说不能光发表情,怪尴尬的。社区里的人讨论的东西我也看不懂,我就夸那个NFT头像好看,要么就问人家:吃了吗?

而且发东西是有时间间隔的限制的,隔5秒或者10秒才可以发下一句。可要了我得老命了,我最后只发了1000句出去。本来这个顾客说,竞拍资格拿到的话给我加钱,但一天之后他说嫌我太慢了,找了别人。不过我的200元是拿到了的。

我从去年10月开始做万事屋,每个月能赚五百元。我觉得有的单子做下来的确有些麻烦,但是性价比不错。我身边有人知道我一个月当当工具人赚这么多,也想做,没有一个坚持下去的。

大多数时候,会有些心烦。最多的需求还是拼多多助力或者要个人信息的,我都不接。还有就是情情爱爱的那些事,托我打电话啊发信息啊。

有几个女孩子让我给别人发信息,提醒“注意你男朋友,他已经有女友了”之类的,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小三。还有的是很深情,要我发一大段话给某个号码,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号码被拉黑了吧。

发信息3元,打电话5元,这是我最喜欢接的一类单子,好做不累,积少成多。但是新鲜感已经没了,刚开始这种单子会让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现在做多了就觉得大同小异,有些无聊。

赵雪娇,大三在读,杭州,英语专业

做万事屋一年,接过别人都不敢接的单

我虽然学的是英语专业,但是学业不精,自认水平一般,没有找到什么做翻译的渠道。我有的同学在做家教,但我也不是很感兴趣。去年3月穷得发慌,突发奇想做起了在线工具人。

感觉还挺好的,毕竟一个月能有几百块,最多的一个月一千多块。感觉自己一下就和别人不太一样了,玩玩手机就可以有收入,其他同学做副业一般都得跑来跑去,又因为疫情的关系,经常会受到一些影响。

因为做的时间比较久,所以形形色色的单子都接过。打电话骂人的我不接单,太影响心情。不过我接过别人不敢接的单子,有个姑娘人在国外,证件丢了,但是她在国内有网贷要还,又不想告诉家里,就找到我。

我帮她去还这个钱的话,相当于要把我的卡什么的绑上去,牵扯到个人隐私,别人都不接。我和她聊下来,结合她的主页,觉得挺相信她的。没想到我答应她之后,她立刻就把还网贷的2000元打到我的支付宝里了,我要是个骗子的话,她这个钱不就没了吗?

还有一些单子很小,内容你想不到。比如有人找我,说自己的银行卡用不了,微信里的钱没法转到支付宝,就把钱给我,我再用支付宝转过去。

也被人坑过,骗取我的劳动成果。比如要我鉴别化妆品买家,几块钱的单子,我做完发过去判断之后,这个人没有转账给我,跑单了。

甚至还遇到过同行,过来和你聊天,然后以交流为由让我发了微信号,接着就举报我,闲鱼是很不支持转到第三方平台的,就把我那个账号禁言了,很无语。

有些单子呢,价格不错但是我实在接不了。有次有个男的找到我,让我帮忙听会议录音做总结。我答应了,报酬特别好,300块。但是听了一阵我就放弃了,会议内容挺专业的,有不少术语,并且主讲的老叔口音有点重……我实在是无能为力。

也遇到过很好的事情,比如我现在对运营还挺感兴趣的,就是因为之前有个顾客来让我帮忙写运营灵感。我写完之后他很满意,后来差点招我做远程实习生,可惜刚谈好他就转岗了。

还有一次,有个姑娘找我帮忙做作业,买一束花,绑在树上,拍一张照片。那是一个做起来非常快乐的单子,拍完照片之后,我把那束花送给了一个路人阿姨。

这一年做下来收入起起伏伏的吧,比如这个月,收入零蛋,还没开张。不过经历了形形色色的小故事,让我更了解自己了,很开心。

王霖,大三在读,山东,学前教育专业

女孩找我颜值打分,男孩找我聊情伤

我才做了四天的万事屋,很惊讶,居然找我的人很多,我已经赚了有四五十块钱。虽然钱不是很多,但确实也不怎么费劲就是了。

我接的单子,最多的有两类,一类是颜值打分,还有一类是陪人聊天。

找我颜值打分的,主要是女孩子。我会给一个分数,满分10分,并且写几句评语。比如牙齿有些凸,但是衣品很好,看起来是一个气质型的漂亮女孩子,或者颜值和身材都很好,但是衣品可以提升一下。我的打分和评价都会比较直接和诚实,而且有时候也没有必要藏着话,因为颜值打分对方有可能不是让你评价她自己,上次有个女孩发来了两个不同人的照片。说不定一个是自己,一个是情敌呢……

至于找我聊情伤呢,大多都是男孩子。这几天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,一个是“舔舔犬”(作者注:即舔狗),他自己才上大一,因为炒鞋有一些收入,喜欢一个女孩子,就给人家花钱,已经花了三四千。对方明显钓着他的,不拒绝也不全然接受。反正我说他吧,也没用的。

而且花钱来找万事屋聊天,也不是要个答案,就是来抒发抒发情绪。我说你可以找别的女孩,他就说感觉没人比她更好。没辙,陪着聊天就行了。

这个道理我早就懂,最早我做万事屋,就是因为我闺蜜那段时间遇到渣男,天天找我倾诉。我同样的话给她说,她用同样的烦恼来诉说,就是那么回事儿。我当时就觉得,我都应该收钱!

然后一搜,还真的可以用这个做做副业。

但我可能下学期不会再继续做万事屋了,一是我准备考研,二是我接的单子大多是聊情伤的这些,说来说去都是差不多的事情其实,没什么意思,我都觉得无聊了。

(文中倪歆然、王霖、李蓝蓝、赵雪娇均为化名。)